【凹凸世界/片段】灵魂伴侣

-如题,大概就是人鬼情未了(bu shi)灵体不可视



-CP包括瑞金、凯柠、安雷



-论话废如何描写人物互动



-OOC归我











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,那么↓











【格瑞&金】



正午时分,大多数员工都下了班。人潮从公司大门涌出,三三两两地散开,流向不同的街道。格瑞从侧门走出,站定在台阶上。面前车水马龙,人群熙攘,高楼大厦的玻璃折射着金色的日光,晃眼得很。



“你在吗?”他轻声问,语调平稳,眼中波澜不惊。



“在啊在啊!”金发蓝眼的少年*从他身后蹿出,冲到他面前,兴奋得像个小孩子,一身休闲装与繁忙的金融街有些格格不入。



没有风,阳光逐渐变得炙热。格瑞轻轻合了眼。



于是少年咧嘴笑了,脸上洋溢的是更甚七月炎阳的灿烂。格瑞真好看,他想,然后踮起脚,轻快地吻了吻自己心上人的薄唇,如蜻蜓点水,蝴蝶掠花。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了,无声无息,天地失色,独留烫人的光柱将格瑞拥了个满怀。



他在喧闹声中睁开双眼。



万里晴空。







【凯莉&安莉洁】



晚霞满天,残阳照血,红日晃悠悠地在两栋高楼之间探出头,窥视昏暗的小巷。



巷内,一个满头是血的小混混七歪八扭地瘫在一堆杂乱的纸箱间,身旁站了一个蓝发姑娘,满脸纯良,正啄着食指看他的同伴垂死挣扎。那另一个小混混身上也挂了彩,左手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扭曲着,喘着粗气掏出一把小刀,嘶吼着奋力扎向对面的黑发女子。



凯莉脚下未动,上身稍偏避开刀锋,右手却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顺力钳住对方握刀的手利落地一扭,同时左手强硬地扳过他的左肩,再狠踢下盘,趁他还未从右手的剧痛中反应过来之时毫不留情地来了个过肩摔*――



“磅――”铁皮垃圾箱被砸倒的巨响在寂静的小巷里显得分外刺耳,凯莉捡起在打斗中掉落在地的小刀,瞥了一眼趴在垃圾堆中无法动弹的人,灿烂一笑:“还你了。”说着轻快一扔,小刀便精准地钉入了那人的右手手骨。



她在哀嚎声中目不斜视地走向巷口。斜刺入巷内的夕阳亲吻她的脸颊,血红的光将漆黑的影子拉长。蓝发的女孩紧紧地跟在身后,碧眼中尽是眼前人的背影,开口就是一句夸赞,话语轻软:“凯莉好厉害呀。”



凯莉却好似没听见,只顾低头用湿纸巾细细擦拭手指。“自己明明以前是惯用刀的。”她边想着,边随手扔了纸巾,拿出一支棒棒糖,“认识冰女后格斗术倒是长进了不少。”拆了包装将糖放入口中,她突然在巷口停下。身后的女孩也跟着停住,好奇地从背后探出头:“怎么了呀?”



却见凯莉口中不停,不断地将糖球滚来滚去,又抬手仔细地正了正头上柠檬片样式的发卡,随后一步跨过光与影的界限,踏入茫茫的繁华喧嚣。



孑然独身。







【安迷修&雷狮】



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雷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把门反锁上。没开灯,他脱了西装外套随手扔在床上,然后把自己扔进柔软的沙发里。



窗帘没拉紧,留了一条细缝,一束白月光堪堪从中挤入房间,横亘在雷狮前方的木质地板上,弱弱地描摹出家具的隐约轮廓。雷狮蛰伏在黑暗中,一双紫眸无声地熠熠发亮,像是苍莽宇宙中的浩瀚星群,又像是深藏地下的远古晶矿。他默不作声地抬起左手,盯着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,澄澈的绿让人想起春雨中的细柳,给无机质的棱角添了一丝清冽的生气。



就像那人的眼睛。



完美无缺的面具裂了一条缝,雷狮终于塌下肩膀,深陷进沙发里。无数情感一齐攀上他原本毫无表情的脸庞:疲惫、孤独、悲伤、怀念、喜悦……他敛了敛神色,嘴角勾起最熟悉的弧度,以一如初见安迷修时狂妄嚣张的笑容将多余的情绪尽数掩去。不着痕迹地呼出一口气,他骄傲地吻了吻钻戒,好似王亲吻战利品,然后右手支颊,闭眼小憩,只余平稳绵长的呼吸。



一时寂静。



棕发碧眼的青年站在雷狮面前,眼中柔情快要溢出。他弯下腰,手撑在沙发上,看上去就像是将雷狮拥在怀里,左手上的紫色钻戒在黑暗中闪着光。他低头,带着两分小心三分虔诚五分温柔,以唇轻碰面前人额上的刘海,未触即分。



“晚安,我的王。”







*注释:



[1]:设定金死的时候是少年,以灵体的形态陪了格瑞很多年。灵感来源于晓薛同人文《走马》里的一段话,或许写这几个片段时都无意识地受到了影响:



“薛洋觉得如果有来生的话,他要和晓星尘成为势均力敌的对手,在刀光剑影中让感情这玩意儿生根发芽,就算英年早逝,能在对方梦里苟活,亦是求之不得。



“跟随红尘,千秋打马,华发重生。”



[2]:这里的动作描写有参考印象里的《进击的巨人》中阿尼对打艾伦时用的格斗术。






应基友要求强行甜回来的小剧场↓

【格瑞&金】
瑞(扭头看蹦回去的人):你怎么来了?
金(一脸纯真):因为想你了呀!格瑞我们去吃饭吧,我肚子好饿啊。(挽上手对方的手)
瑞(没有挣开,不动声色地往自己身边带了带):走吧。
金(笑容灿烂):好耶!

【安迷修&雷狮】
雷(突然睁眼,眯眼一笑):有胆亲我没胆给我盖被子,嗯?
安(一愣,笑着将人抱起):没那个必要——去床上睡吧。

【凯莉&安莉洁】
柠(紧跟其后,喋喋不休):凯莉,我们去哪里呀?
凯(满脸不耐,转身讲糖塞进对方口中):烦死了!(走出几步,又反身牵起对方的手)走了!
柠(任由牵着):酸的……好吃。



本来还有一篇佩利和帕洛斯的,有空再写吧(。
评论
热度(45)
© 君予。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