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短篇】她想


她想,她也许是喜欢他的。

那天夜晚,四个孩子偷偷溜出了医院,乘坐渡轮离开了海龟岛。天气很好,深蓝的夜空澄澈干净,没有一丝星云,皎洁的圆月轮廓清晰可见。他们跑到甲板上,感受脚下波浪的起起伏伏。沧海一望无垠,大抹的蓝色洋洋洒洒地铺开去,延伸至远方的苍穹。海面波光粼粼,浪花打着小卷儿,在银白的月光下忽明忽暗,忽隐忽现。海风习习,轻浅如呼吸,带着大海特有的咸腥味分子不停跃动,微凉的温度无法冷却四颗跳动着的火热的心。

“我们都还活着。”没头没脑地,于飞飞小声地说了一句。

“当然,”闻言,唐晓翼微微抬起下巴,下颌拉出一个骄傲的弧度,嘴角上扬,满是少年特有的轻狂和自信;海风吹乱了栗发,干净的棕眸明亮有神,里面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,连无机质的白月光也为之染上了生命的气息,“而且会活得很久。”

那画面太过美好,以至于耀眼,犹如一道冲进黑暗的阳光,霸道地闯进了希燕的心中,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“嗯,”她学着那个少年的样子,略微昂起头,脸上是许久未出现的最真心的笑容,明媚得如五月盛开的油桐花,“很久很久。”

她想,她应该是喜欢他的。

那次冒险中,突降的暴雨冲散了羽之冒险队,唐晓翼和她被困在了山洞中。洞外的雨大且密,像断了线的串珠是的噼里啪啦接连不断地砸下来,然后夹杂着蒙蒙灰尘迅速遁入无边的黑暗。

而希燕靠坐着石壁,看着唐晓翼熟睡的脸庞。他的烧刚退,面颊上还残留了些淡红,看起来比往常更具有生气;有几缕略长的栗发调皮地落在了闭合的双眼上,稍长的睫毛末端微微上扬,非但不显娇柔反倒更添俊美;呼吸平缓而均匀,那时的他收起了平日里所有嚣张锋利的刺,温顺安静得宛若婴孩。

一旁燃烧的干柴不时发出噼啪的轻微声响,希燕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什么都不说,什么都不想,默默感受他独有的气息;洞外是未知的危险,可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。

她想,她一定是喜欢他的。

否则,为什么她在感受到他的呼吸时心脏会狂跳不止?

否则,为什么她看到他吃着自己亲手做的食物时内心会感到无比幸福?

否则,为什么她无意识地在稿纸上写满他的名字时嘴角会不自觉的上扬?

否则,又为什么她偷偷溜出来后会留下一个只有他才明白的线索?

“希燕——”她听见他喊她,便转过身去,看见那个栗发的少年正朝她走来,阳光下的他熠熠发亮。

“唐晓翼。”希燕在心中默念着这三个字,犹如唱着三个世间绝妙的音符,糖果般的甜蜜在她的心间散开。

“你一个病人怎么到处乱跑。”责备的话语,用的却是关心的语气。

“跟你学的啊。”自顾自地在唐晓翼身旁坐下,柔软的青草让她的心情很好。

“我有教过你么?在你梦里?”

“没有。你是以身示范。”

“……”唐晓翼不再争执。他挑了挑眉,也躺在了草地上。

天气很好,连日阴霾的天空终于放晴。瓦蓝的苍穹洗尽铅华,偶有几片薄薄的白云轻轻飘过;金色的阳光耀眼却不刺目,大片大片的暖意肆意倾洒而下;空气中充斥着雨后清新的味道,带着一些水润的感觉。唐晓翼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好天气,病房里,女孩手臂上布满了针眼,脸上却不见半分难过,取而代之的是坚强的笑容;之后他们相识,组建了冒险小队,希燕一直充担着大姐姐的角色,所掌握的电脑技术之丰富和熟练让他钦佩;偶尔也会有小女生的一面,幽怨委屈的眼神实在很可爱……

“唐晓翼。”听见女生唤自己,他转过头去。

希燕静坐着,双手随意的搭在曲起的膝盖上;下颌微微上扬,拉出一个骄傲的弧度;阳光为她镀了一层金边,缓和了脸上的红晕,与干净的黑眸交织出一片流光溢彩;淡粉的唇瓣轻启,一字一句认真而虔诚地吐出几个饱含深深爱慕之情的字:“我喜欢你。”

一瞬间,时间仿佛停止了,周围的事物迅速染上黑白,只留画面中央的少年少女色彩鲜明;空中的云不再飘动,空气也已经凝固,一切都犹如被定格的默片,安静得不真实。

然后,少女扭过头对着少年愉快地笑了。她笑得灿烂而放肆,明媚得如五月盛开的油桐花,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,以至于要笑出眼泪:“开玩笑啦~”

于是时间的齿轮再次转动,一切又动了起来。微风拂过,唐晓翼看着希燕的笑脸,感觉眼前的人身形单薄似乎马上就会被吹走。

没等他做出反应,希燕已经和他并排躺在了草地上,脸上分明写着“拒谈人生拒谈理想”,无奈,他只得满脸冷漠地干笑了几声:“哈哈哈,真好笑。”

“小心点,别呛着。”

“……”平时的唐晓翼何等毒舌,而今天他却觉得自己的嘴巴被黏住了似的。但他明白,或许沉默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希燕也不再言语,静静地享受难得的两人时间。她悄悄地、小心翼翼地将手指移过去一点,再移过去一点,心脏怦怦地狂跳着,终于两人的小拇指轻轻地触碰到了一起。唐晓翼的皮肤温润微凉,如同被埋藏千年的上等墨玉。

这样就很好了,还能够离你这么近。那份深深的喜欢,我永远都不会说出来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。能够带着这样一个幸福的秘密离开真是太好了!

蓝天,阳光,青草,两个各怀心事的少年和少女。简单的事物构成简单的幸福,缓缓流淌在时光中,不吵不闹,固守着独属于自己的最美好最珍贵的纪念品。

渐渐的,唐晓翼发现有些不对劲,手指传来的温度使他感到不安。猛然起身,看到希燕紧闭的双眼和通红的脸庞的一瞬,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地一颤:“希燕!希燕?”

“唔……你吵到我了……”她微微睁开眼,一脸的不满,“让我好好睡一觉……”

“啧,不是昨晚医生说有好转么,怎么……”顾不得许多,唐晓翼抓住希燕的手想拉她起来,滚烫的温度却又让他的动作硬生生地顿住。

“就这样吧……晓翼,等我睡着了你再走……好吗?”

于是世界再次安静下来。唐晓翼一直紧紧握着希燕的手。

直到她的温度与思绪永远地飘散在了过往的风里,销声匿迹。

END

评论(5)
热度(17)
© 君予。|Powered by LOFTER